今天是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评论推介

  • 见尘的存在艺术 文/鲍黎健 图/方见尘

    见尘的存在艺术 文/鲍黎健 图/方见尘

    我们身边的“才”多半是“通才”,因为传统文化对个体的塑造具有普遍的准则,那就是理性对感性的优先。普遍意义的理性是人之为人的社会本质,具有必然性,个体成为一种被决定的偶然存在。“通才”往往难于摆脱因循的路向,在佛教公案中,“德山棒”、“临济喝”、“赵州茶”正是以机锋来阻断既有的思辩从而使之开悟。康德则认为理性只是间接经验的堆积,这些由主观感受的零碎材料串联起来的概念并不能帮助我们了解事物的本质,艺术更多的是表达一种感受,过度地依赖理性,我们会发现艺术丧失了“纯粹”和“敏锐”。 方见尘作为个体保留着本我的纯朴,是一块绝少雕凿的环材。他的行为、气度已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另类”的特质;他的艺术光辉更多...

    [查看详情]

  • 颠米狂素见尘心 ——与著名画家砚雕大师方见尘心交记 文/丁志玢 图/方见尘

    颠米狂素见尘心 ——与著名画家砚雕大师方见尘心交记 文/丁志玢 图/方见尘

    颠狂寓世,万笔游魂——乃著名画家、砚雕大师方见尘的生动写照。戊子年四月十九,吾在见尘先生位于黄山市隆阜金山路5号的“砚父”、次日又在徽州故里酒家晤面,从早已神交到连日心交,吾认识的不仅是卓而不群的见尘,而且更是本我纯真的见尘。与见尘晤谈,辄能领略到“兰亭之会,行林之欢”的超逸。他那辞达而理举,飞灵机智的话语,总像闪闪发光的珠玑,既能激越人的心灵,又能开启人的心窍。此时此刻,吾更坚信:情因迁故深,知音世所稀;感受乃深情,享受是柔美。 见尘先生由梦醒行,参悟人生,吟之啸之,如痴如醉,若颠若狂,令人动容。他总是沸腾着生的冲动,啼唱着生的欢乐,翔舞着生命的彩练,呼啸着生命的旋风。他为人处世的味道;是那...

    [查看详情]

  • 见尘砚雕艺术 文/韩天衡  图/方见尘

    见尘砚雕艺术 文/韩天衡 图/方见尘

    文房有四宝,曰笔、墨、纸、砚。然而,笔颓而弃,墨磨而尽,纸则著笔墨随书画之精灵而化出,唯砚者若艺家之一生情侣、金石之友,不朽、不雕。得一佳砚,或对晤,或赏心,或互磨,苦乐与共,厮守终老,且传之后世,可不宝哉? 砚之作为国粹,由来已久,而以质地论,或瓷、或铁、或珉玉、或砖石、或硬木(笔者即有明黄花梨砚)品类繁多。金玉仅富贵气象,铁木欠典雅风范,瓷陶易失面上锋芒。故唐宋始,文人墨客独推崇石砚,由是端、歙、洮河及澄泥之石类佳砚,成为文士挚友,而独特青睐。 砚之成为文房之重器,难有石之佳,尤讲工之美,雕刻工艺之技赖以隆兴,得以发展。史传南唐时歙砚工李少微雕得《蛟龙喷火》砚一品,应用时,龙嘴能吐火珠一串...

    [查看详情]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5593-5637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