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欢迎光临本站 

见尘动态

【见尘动态】见尘七十悟道求索展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3/19    浏览次数:    


       方见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绘画与制砚艺术研究会会长,中国歙砚协会会长,黄山市见尘艺术院名誉院长,黄山国画院院长,黄山新安江书画院终身名誉院长,黄山市书画院顾问。


展览主办方:黄山圣德书院




参展砚雕作品(部分)








见尘砚雕艺术 文/韩天衡


       文房有四宝,曰笔、墨、纸、砚。然而,笔颓而弃,墨磨而尽,纸则著笔墨随书画之精灵而化出,唯砚者若艺家之一生情侣、金石之友,不朽、不雕。得一佳砚,或对晤,或赏心,或互磨,苦乐与共,厮守终老,且传之后世,可不宝哉?


       砚之作为国粹,由来已久,而以质地论,或瓷、或铁、或珉玉、或砖石、或硬木(笔者即有明黄花梨砚)品类繁多。金玉仅富贵气象,铁木欠典雅风范,瓷陶易失面上锋芒。故唐宋始,文人墨客独推崇石砚,由是端、歙、洮河及澄泥之石类佳砚,成为文士挚友,而独特青睐。


       砚之成为文房之重器,难有石之佳,尤讲工之美,雕刻工艺之技赖以隆兴,得以发展。史传南唐时歙砚工李少微雕得《蛟龙喷火》砚一品,应用时,龙嘴能吐火珠一串与砚池,以供砚墨,其精巧奇特,竟令风雅的李后主叹为观止。这或许还不是最早的关于镌砚的记载。而凭借著中国人的智慧和乐于尝苦,甘于碰硬,要点石成金,要争腾斗妍,当是不足为奇,不在话。


       在笔者的印象中,古来镌雕砚石,美则美矣,而多以工艺性,也仅以工艺观、以工艺论。直至近今的文典著录裹也确实是将其列入(工艺美术)的科目中的。然而,如今,我对镌砚被列于工艺美术一目的传统观念被一种外力的感染而产生了挑战,产生了质疑。这挑战这质疑就是来自于歙石之乡的安徽制砚家方见尘为我展示的他的砚雕艺术。


       在方见尘的有一类作品里,我的第一印象是,这砚作不是工艺,而是种纯粹的艺术,它与砚工绝缘,而是艺术家的创作。他有著这样一类作品;或借助于坯石原有的斑驳与石皮,或借助于歙石富有韵致的金星、金晕、眉纹、玉带、鱼子一类的离奇色彩与形态,调动其富有大跨度的想象力,施展简练的独特刀法,从而用万取一收的奇特思维,用以一当万的概括手段,剔去顽石之渣滓,捕捉顽石之灵魂,或巧取顽石之瑕疵,制造其不可得的效应,获得一种出人意思,在人意中的艺术魅力。其艺其品的可谓是羚羊挂角,了无痕迹;又可谓是不著一刀,尽得风流。方君锈刻的这类砚石,如无“工”可言,而“艺”在其间,所以是迥异于工艺品的。这类砚作,灵变洒脱的刀技,一如挥运自如的毛颖,面对砚作,犹如是面对一页湿润可人的黝黑的画幅,透过深的朦胧,我们从中充分地欣赏到千变万化、云蒸霞蔚的笔墨意蕴,和因人而别的情景交映的丰富美感。要言之,见尘君的这一类砚作,完全是一种以少胜多,次人力欺造化的典型的写意作品,是千雕万鉴而又大朴不雕的大写意画!


       诚然,大写意型的砚作,是见尘君精湛绝伦的艺术主体,然而这种全新的创作,并不是人人皆知其妙谛并能赏爱的。况且生活本身有需务实,在一定程度上又要请多层次的适应性。所以,他除了专注地发挥其天才的写意型作品外,也制作精能的、传统的、雅俗共赏型的石砚。而论其之造型、题材、相石、镌刻的手段都是第一流的,是具有高层次的工艺观赏、审美价值的。也堪称是人见人爱的妙品,而要以笔者的私阿伦,见尘君倘能在写意型上深入开挖,当会有非凡的历史性的突破和成就。


       见尘君为人放浪旷达,属艺擅鬼才类,而其功力又不输于面壁十年的苦学派。所以他的砚作能石破天惊,不拘一格得万千气象。我是与他相熟稔的旧知,知其通文学、精丹青、工画法、具识见、善鉴赏,故盖知一艺之有大成,无不以深广之学养为根底。如是,才能潜移默化,打通诸多艺术的关节,左右逢源,互补互益,于小天地里做好学问,做大学问,做深学问,塑造出有古更有我的铃有高雅格调,强烈个性的旧门类里的新成果来。以砚作轮,方君见尘可谓得之矣。但愿他这古意饶新意,“写意”参“工笔”的大型砚雕展能获得本应有的巨大成功。




参展绘画作品(部分)





















石破天惊,不拘一格得万千气象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5593-5637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

[向上]